7.0

2022-09-02发布:

人人做天天爱夜夜爽最新地下城物语

精彩内容:

地下城物




    位于西之鎮南方的地下城原先因爲魔脈改道的關係已經荒廢,由于長久沒有怪物産生再加上曾遭魔脈侵蝕的土地利用價值實在太低因而遭到廢棄,然而沈寂許久的地下城最近又傳出了活躍的迹象,于是王國便差遣冒險者前往查看……


    在地下城的通道中,數只哥布林圍坐在路口烤火,順便磨磨牠們手中幾近生鏽的短劍。


    當爲首的哥布林終于想起了自己的職責,而不是在火堆的熱力下成爲廢哥布林,牠拿起短劍向同伴示意後便起身朝通道口張望,等待著自森林哨點回來換班的哥布林。輪替的哥布林已經出發了,接下來只要接待一下就好,很輕鬆的工作,至于外面人類動向如何那是祭祀跟長老要討論的事,自己管好通道口的火堆就好,輪不到自己來擔憂……


    然後牠就永遠不用擔憂了。


    一只銳利的羽箭自牠的胸口貫穿,箭上的力道很大,使得哥布林瘦小的胸膛幾近整個被炸開,牠連慘叫都還來不及發出便向後飛去,而此時其他的哥布林……


    空氣中突然出現一圈圈的波紋,這絕對不是火堆的熱氣造成的光線折射。一柄深藍色的匕首伸了出來,剛從潛行中退出的盜賊只是隨手一揮……無形的風之刃便奪去了所有哥布林的性命。


    「莉莎醬!」


    先前射箭的弓手小跑過來,此時盜賊也自潛行中完全退出,當周圍的波紋完全消散後出現的是一名身材嬌小的銀髮少女,細緻的五官彷彿人偶般不似人間的美麗,蒼藍的雙瞳充滿魅力,即使面無表情也能勾起人們的興趣,白色的長筒皮手套包覆少女的白皙小手,貼身的輕皮甲平貼著少女略顯貧瘠的胸口,輕柔的細腰上是黑色的百褶短裙,纖細的長腿套著絲質的白過膝襪與尖頭的藍色高跟短靴,銀髮少女正是弓手口中的莉莎。


    「都說幾次了注意一點。這裏已經是怪物的巢穴,給我小心一點。」


    「欸嘿嘿~莉莎醬……難道說是在擔心我嗎?」


    「不是,只是怕被妳脫累而已。」


    「莉莎醬妳又再傲嬌了~」


    跑到通道口的毫無反省之意的弓手是一名有些脫線的金髮少女,身形比盜賊莉莎高佻許多,臉上挂著大咧咧的笑容,少女的五官非常立體,與可能會和人偶搞錯的盜賊少女不同顯得十分生動,一身硬皮甲擋在可觀的雙峰面前,纖細的蠻腰則是橘色的短裙,修長的美腿套著柔軟的黑色棉長襪,腳下穿著舒適的綠色小圓靴,充滿了青春的活力。


    「冷靜點,菲娜。我們已經來到入口了,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多多注意點。」


    「安啦~安啦~反正都是些哥布林不是嗎?跟我們的等級差那幺多,隨隨便便就解決掉了,這個也不難嘛~」


    「反正我都提醒過了,妳注意點吧!」


    銀髮盜賊周圍的空氣又泛起了波紋,隨即隱去身軀。


    「等等!妳潛行的話我看不到啦!」


    金髮的大傻弓手趕緊沖入通道,除了弓手的驚呼外就只有被割喉的哥布林屍體見證了剛才所發生的一切……


    怪物與冒險者是死敵,不是嗎?

    所謂的地下城不管是魔物的巢穴也很,廢棄的遺迹也罷,牠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便是位于魔力的湧泉點,也就是俗稱的魔脈上。


    與一般可供法師塔供能以提供人類魔導能量的魔脈不同,地下城的魔法多半由邪惡的力量所控制,黑暗的魔力對于怪物來說有著各式各樣的好處,因而原先沒有怪物的地方會聚集怪物,原先有的地方怪物則會受到強化,進而威脅人類社會的安全,所以冒險者公會每日致力于消除地下城帶來給人類的負面影響而不斷努力著……


    「寒刃的莉莎」


    「瞬箭的菲娜」


    兩人都是西之鎮小有名氣的冒險者,等級完全碾壓哥布林的存在 ……雖然菲娜看起來一副靠不太住的樣子就是了。


    菲娜目前正與一名身材高壯的哥布林戰士對峙,哥布林戰士不同與一般的哥布林只有幼童大小約60~90公分的身高,牠身長約兩米,足足是一般體型的二至叁倍,是只有一定規模的哥布林部落的族群數量下才會産生的變異體。


    然而即使是小菁英怪,與人類冒險者的等級差距仍然沒有改變……


    地下城的房間中靠近通道處已經堆下了叁具屍體,通通都是哥布林戰士,牠們身上穿著的破爛皮甲面對菲娜的瞬箭沒有體現出任何的防禦力,高速且大力洞穿的箭矢直接奪走了其主人的生命,要不是走在後方的哥布林戰士趕緊舉起了盾牌,現在牠也會是其中一具屍體。


    雖然牠很快也會加入牠們就是了……


    深藍色的匕首自虛空浮現,碧色的刀光一閃,直接劃過哥布林戰士的後頸,頭部並未分離,因爲有一曾薄薄的寒冰連著裂口,連瞬間噴濺的血液一起凍結。


    不會噴血,也沒有血腥味,大概是這兩點吸引了當初的莉莎吧?
    「莉莎醬~再下去就是魔脈中心的祭壇了吧?反正這裏的哥布林那幺弱,要不要乾脆直接把守護者打倒取走寶物算了?」


    「反正任務是探查,都是要下去看的,但是守護者那裏反而是最不確定性的,沒人能保證這群哥布林的首領就是地下城的守護者啊!」


    「反正也不會是什幺厲害的家夥吧?比較連像樣的手下都沒有的守護者實力一定不怎幺樣。而且我們的等級也可以到其他地方活動了吧?西之鎮周遭大多去過了,莎莉醬妳說我們接下來往王都發展好不好~」


    「隨便妳,但要先完成這次任務再說。」


    「哼哼哼~我就知道是這種冷淡的回答,明明我都先調查好王都周遭有名的甜點店了說……該怎幺辦呢?要不要跟這不懂風趣的貧乳少女一起去呢……」


    「走了喔。」


    「等等!莉莎醬都說了等等!每次都自己一個人先走是怎樣!」


    地下城聚集怪物的根源在于魔脈,而魔脈原本是自然的魔力之流,正常來說與現實世界並不交集,但魔法師詠唱與祭壇魔法陣是例外。


    不過是秩序勢力或是混亂勢力想要利于魔脈便需要架設祭壇,尤其是地下城的祭壇還會孕育出專門守衛的怪物,也就是俗稱的守衛者。


    如今莉莎與菲娜所要前往的就是那樣的祭壇。


    來到地下大廳,混亂勢力的祭壇一如往常的簡陋,符合牠那號稱連哥布林都能速建的施工難度,然而應當固守于此的守衛者卻不見蹤影,正當兩人疑惑時……


    「菲娜!氣息探知!確保後路!」


    莉莎抽出她的匕首跳到菲娜身旁,隨即對周圍的空氣展開猛攻。


    碧色的刀光在虛空中閃過,隨即抵住了某種堅硬的東西,但匕首上的魔力已經觸法,深寒的凍氣將帶與敵人永眠與死亡。


    一個身高約一米半,只比莉莎略矮的身影倒臥在地上,牠身附鱗片,身形瘦長,極端冷血,在活著的時候是中階冒險者最不願意接觸的幾種怪物之一。


    蜥蜴人。


    「莉莎醬!我知道了,妳小心。」


    此時莉莎已經和另外四名蜥蜴人盜賊交戰,雙方都進入了潛行狀態,能夠看見的只有刀劍互擊的火花與虛空中的詭異波紋。


    菲娜一邊張弓一邊往下到祭壇的樓梯退去,她很明白只有保住這條退路兩人才有安全的可能,至于其他的守護者也要由她來監視,很快的祭壇後方便走出了五名哥布林戰士,後方還跑出了十幾只的小鬼哥布林……


    小鬼哥布林手上都拿著吹管。


    「莉莎醬小心,是遠程!」


    正好解決最後一名蜥蜴人盜賊的莉莎看見了瞄準自己的哥布林吹箭手,隨即朝牆壁猛跳,用高跟短靴用力一踏,便直沖哥布林的部隊而去,落下時的上升氣流掀起了百褶短裙,露出了裙底下的白色蕾絲內褲 。


    此時菲娜也已經射倒了兩名哥布林戰士,而近戰盜賊的莉莎沖入無防護的哥布林吹箭手中……


    叁殺也就一瞬間的事呢……


    而當菲娜正覺得這把穩了,莉莎騎臉怎幺輸的時候……


    一股濃郁的花香襲來,那味道如此暴力,令人不自覺的成爲其氣味的俘虜。


    「捂……花妖魔,該死……」


    菲娜手上的弓箭已經掉下,但她仍抓向腰間的短刀,只要還有武器,人類的冒險者就能戰鬥,或是自殺,要問爲何需要第二個理由……


    有時落入怪物手中甚至不如當場死去,這不是很明了的嗎?
    然而菲娜的努力不過是徒勞無功,偷襲她的花妖魔等級很高,不然也不會那幺快毒氣便發揮作用,她還留有意識前只見到了一枚混亂勢力特愛,基本上連哥布林巫師都是必點技能的,附加了大量負面效果的暗影彈……


    弓手菲娜失去戰鬥能力。


    莉莎解決了近十只哥布林吹箭手後,菲娜已經被擊倒,莉莎隨即進入潛行狀態,謀求一擊殺死那只花妖魔,此時花妖魔已經用藤蔓觸手捲起了菲娜豐滿的身軀,正向後朝哥布林巫師拖行。


    自虛空中發起的突襲被花妖魔的藤蔓格擋,當莉莎覺得詫異時她突然發現一條暗綠色的魔力線連結著哥布林巫師與花妖魔,哥布林巫師身旁還漂浮著一個蒼藍色的魔法球。


    「巫師之眼跟精神連結,這哥布林巫師的等級也太高了吧?」


    是的,哥布林巫師與花妖魔都有與兩人相近的等級,跟其他至少差了二,叁十等而被隨手秒殺的雜兵不同,而且不只是等級,連品級也是碾壓的菁英怪,幾乎是兩個小首領了。


    「小首領……等等!」


    正一邊閃躲哥布林巫師的暗影彈與各種衰弱魔法,一邊與花妖魔交手,準備伺機救走同伴跑路的盜賊突然想到,自己以爲這兩個就是地下城的守衛者了,但是哥布林首領呢?只帶著一只菁英怪就上戰場可與牠的習慣不符啊!
    「……深淵之聲與此響起……響起……走入黑暗,與深淵同在。」


    範圍精神魔法:深淵之聲!
    低啞,混亂,聲不成聲的聲響自虛空中出現,無視莉莎將耳朵捂起的無謂抵抗擊入其腦中,隨後湧來的大量黑暗魔力則奪去了少女的體力,莉莎全身不適的半跪下來,眼睛望著剛才魔法襲來的方向。


    哥布林首領沒有直接出現,牠只是授意了後方還存活的四只哥布林吹箭手,
    小鬼哥布林很快的便扔下手中的吹箭,拿出繩子往中了負面狀態的莉莎跑去,繩圈便直接往銀髮少女的脖子上套,然後解下她的皮甲,將少女的纖細的雙手併攏在身後綁緊,然後再手臂間穿過繩子用力勒緊胸口,這裏找了哥布林戰士幫忙,勒到莉莎快喘不過氣爲止,還突出了少女本來略顯貧瘠的胸口,期間少女有企圖掙紮,但捆完手後哥布林戰士便朝躺臥在地上的少女毫無防備的下處一踩。


    「啊啊啊!痛!啊!」


    莉莎被踩的一陣亂叫,同時在地上打滾,惹得哥布林戰士心情不快。


    似乎是懂得察言觀色,一只小鬼哥布林在哥布林戰士明顯露出不耐煩的表情時脫下了莉莎的白蕾絲內褲硬塞入她嘴裏,令少女的哀號瞬間變爲了屈辱的嗚嗚聲,此時哥布林戰士才滿意的拿起剩余的繩子,往少女套者白色絲襪的修長美腿上綑綁,牠只綁住了大腿根部與膝蓋,用力捏了捏膝蓋處的繩索確定不會因光滑的絲襪而脫落時,被肆意撫摸大腿的少女發出了不滿的叫聲,但因小嘴被堵只能發出可笑的嗚咽聲,還努力的頂著舌頭希望把內褲頂出去。


    一只小鬼哥布林注意到了少女的小動作,取出一條細布便把她的小嘴重新堵好,之後更用力拍了拍她的大腿……


    小鬼哥布林身高很低來著……


此時意猶未盡的哥布林戰士看著地上掉落的匕首……匕首已經被收回蒼藍色的劍鞘,哥布林戰士將匕首連同劍鞘插入莉莎的蜜穴中,將最後的一點繩子繫在少女的腰部,穿過下體抵在劍柄上,此時哥布林戰士才感到滿意,而被這把剛剛才在自己手中奪去衆多哥布林性命的匕首插入蜜穴都莉莎,只能屈辱的含著自己的內褲,一邊瞪著眼前的哥布林。


    哥布林戰士只是看了一眼站在花妖魔旁的哥布林巫師,此時都花妖魔已經用藤蔓觸手將菲娜緊緊都綑綁,雙手併攏綁在背後,而弓手修長而有肉感的大腿則是被拉到兩邊成一字型,小嘴與蜜穴皆有觸手負責,一個抽插一個灌入毒氣,見哥布林巫師那裏沒問題之後,哥布林戰士才拉著銀髮盜賊一步一步的向前出發。


    走向地下城深處的房間。


    一般的來說怪物能夠自己繁殖,哪怕有性別問題也能夠用黑暗能量克服來穩定的增加數量,但在很多時候消耗珍貴的黑暗魔力來增加怪物不是最明智的選擇,尤其是有其他母體可以使用的時候。


    美豔的女冒險者被怪物受精懷孕之類的,也是生態的一環,不是嗎?
    莉莎被哥布林戰士拉著穿過下體的繩子在通道中牽引,由于大腿及膝蓋處都被繫上了捆繩所以少女只能小步小步的行走,腳下穿著的高跟短靴還有插入蜜穴中的匕首更加重了少女的不適,但銀髮盜賊那可人的小嘴中還塞著自己的內褲,所以一路上只能扭著身子發出無助的嗚嗚聲。


    菲娜此時也脫離了睡眠毒氣的負面效果,但金髮弓手早已經被花妖魔的觸手緊緊的綁住,全身由觸手吊在半空中,修長肉感的大腿被用力分開,菲娜的蜜穴早已在觸手的抽插下濕潤,略帶著泡沫的黏液自蜜穴中流淌,而上面的嘴還有特化的觸手負責輸送催淫的毒氣。


    「嗚嗚!恩嗚!」


    「啊哈…嗯哼…嗚!」


    一名略感無聊的哥布林戰士用力捏了捏菲娜露出的巨乳,滿臉通紅的菲娜死命的扭動身體企圖組織牠的動作,但是哥布林戰士仍然將牠的大手覆在了弓手的胸口,大力的玩弄這兩顆肉球。


    在一旁看戲許久的哥布林巫師示意了花妖魔一下,菲娜口中的觸手便噴出一股白濁的液體,直接灌入金髮弓手的腹中。


    「沙…那是花妖魔的,催乳劑。好好享受吧…」


    「沙斯長老好樣的!」


    「嗚嗯!嗚喔!嗯嗯…嗯!」


    菲娜一聽便更加用力的掙紮,只是在觸手的攻勢下早已動情的少女如何能抵禦哥布林戰士的巨力,哥布林戰士捏起了少女的乳頭用力搓揉,待乳尖充血後便大力的擠捏,花妖魔也配合著加快了蜜穴中抽插的速度。


    「嗚喔喔喔!嗯啊啊啊!」


    在大力揉捏下已經有些變形的巨乳噴出了些許的乳汁,菲娜的蜜穴也是如氾濫般流溢著淫水,少女的巨乳越發脹大,乳汁便噴濺的越多……


    「哼…嗯啊……嗚嗚! 嗯哼…」


    菲娜豐滿的身軀在觸手上上下震動,一邊高潮著一邊噴濺乳汁,蜜穴也有如水壩決堤般流洩出淫水,全身癱軟只能隨著觸手起舞。


    一旁的小鬼哥布林發出滑譏的哄笑,甚至有樣學樣的用手頂了頂插進莉莎蜜穴中的匕首,讓銀髮盜賊倍感屈辱。


    哥布林押著兩名被俘的女冒險者來到了地下城深處的地牢,房間裏只有簡易的鐵欄杆,手铐等束具,但兩名女冒險者終于見到了剛才偷襲她們的守衛者。


    哥布林首領。


    哥布林首領已經有受到黑暗魔力的強化,不同于一般哥布林的青綠色而呈現黑紫色,這是黑暗魔力侵蝕的特徵,這會讓怪物變得更加嗜血,更加殘暴,連色慾也會大幅提升。


    雖然哥布林本身色慾就很強就是了……


    來到房間後菲娜便被花妖魔放了下來,兩旁的哥布林很快便拿出繩子將金髮弓手捆好,將兩人帶到了哥布林首領的面前。


    菲娜的雙手被收束在背後,手臂反折手心並攏,緊緊綁住手腕後繩索被拉到胸前,在那對巨乳的根部繞了幾圈後在胸口捆緊,最後集中到少女的細腰。


    哥布林還弄了個大大繩結抵在菲娜的蜜穴上,繩子拉緊穿過下體最後繫在腰上 ,這才完成了金髮弓手的綑綁。


    哥布林此時才取出莉莎嘴裏的內褲,拉著少女的繩索讓她不得不正視面前的哥布林首領。


    體型與一般人類男子差不多的哥布林首領已自座位中起身,繞有趣味的看著兩名失手被俘的女冒險者。


    此時異變突生。


    菲娜突然弓起身子用她那結實的長腿踢飛了正押解著莉莎的哥布林戰士,而銀髮盜賊也是隨即後跳,在大腿與膝蓋都受到拘束的情況下做出漂亮的空翻,用高跟短靴下秘藏的短刀刺傷的後排的哥布林巫師 ,隨即進入了潛行。


    「啊啊啊啊!」


    「啊呀!」


    「快擋住她!」


    在小鬼哥布林亂叫成一片的地下室中哥布林首領連忙高喊,一名哥布林戰士急忙撲向金髮弓手,然而……


    「優先處理盜賊!」


    哥布林首領的吶喊沒有發揮效果,至少沒有拯救這名哥布林戰士的生命,虛空中泛起了陣陣的波紋,一只修長的白絲美腿憑空伸出,將致命的短刃刺入了怪物的心髒。


    跳起攻擊的銀髮盜賊用令一只美腿在哥布林戰士的胸口上一踩,將高跟短靴上的短刀拔出,隨即落地重新潛行。


    見到盜賊少女快速的腿法後,哥布林首領改變主意先去對付金髮弓手,畢竟確保戰果總比畏懼攻擊而錯失機會來的好,至于那個致命的盜賊少女……哥布林首領安排了能夠確實拖住她的存在。


    哥布林首領舉起座位旁的鐵劍就朝金髮弓手猛襲,只是菲娜根本沒有要和哥布林首領對戰的想法,只是沒個命似的朝出口狂奔。


    畢竟人家雙手被反綁,下體處還壓著繩結,每次抽動大腿都會感覺到一陣刺激,跑沒幾步便冷汗直流。


    眼見菲娜正要被追上時,哥布林首領身後突然出現了水波般的波紋,一抹寒光直射哥布林首領的心背,讓回頭查看狀況的哥布林首領嚇出一身冷汗。


    「該死!花妖魔怎幺了!」


    此時的花妖魔這在查看哥布林巫師的傷勢,哪有空回應哥布林首領的命令,不過是牠自以爲配合良好便直接沖出來罷了。


    躲避不及的哥布林首領只能微微側身企圖躲避這記背刺,然而莎莉的另一只腳輕微使力,伸出的長腿便猝然轉向,高跟短靴前的短刀這次直指哥布林首領的眉心。


    然而從後方射來的暗影彈擊中了盜賊少女的後背,也徹底打亂了她的動作。


    地下城守護者與人類冒險者之間的戰鬥,往往只需這片刻的機會便能分出勝負。


    「喔喔喔哦哦!」


   「啊啊!」


    哥布林首領反轉手腕用刀柄狠狠擊中了莉莎的腹部,嬌小的盜賊少女瞬間被破除了潛行倒飛出去,重摔在地上發出呻吟。


    此時的哥布林首領轉頭望向了原來的目標 ,然而菲娜早已不見人影,即使雙手反綁下體還壓著繩結,金髮弓手邁動她那美麗的長腿仍能跑出不少距離,而且此時更重要的還有確保盜賊少女徹底失去戰鬥力。


    吩咐了幾個小鬼哥布林去追擊菲娜後,哥布林首領走向了正勉強著起身的盜賊少女,此時莉莎已經站住了雙腳,抵出鞋尖的短刀仍露出寒芒,一副要與哥布林首領對峙的姿態。


    只是誰都不會認爲眼前的銀髮少女是個威脅,莉莎此時雙手被反綁在背,略顯貧瘠的胸口被繩索硬生生擠出兩個小肉包,通紅的臉頰還氣喘不已,但由于胸前被勒的很緊所以呼吸困難,只能仰著脖子貪婪的追求一點新鮮的空氣。


    少女下身的情況同樣很糟,大腿與膝蓋的繩索仍牢牢固定在原位,甚至在少女的動作中被勒的更緊,麻繩整個陷在莉莎的白絲美腿中,更別說少女最脆弱的蜜穴裏插著自己平時愛用的匕首!在剛才劇烈的動作下少女要出力就只能努力夾緊雙腿,只是由于繩子的關係不但沒有把匕首擠出反而還越推越裏面,此時匕首已經整個吞進了莉莎的蜜穴,只留握把的部分露出外頭,還一絲一絲的滲著淫水,莉莎的白絲長腿已經不住的顫抖,在如此淫蕩的拘束下戰鬥的少女已經到達了極限。


    任誰都明白此時的盜賊少女只是在強撐,全身被緊縛的她恐怕早已動了情,插入蜜穴的匕首更是讓她達到了高潮的邊緣,只要一下輕微的刺激……


    哥布林首領快步的踢向了抵住莉莎蜜穴的匕首,雖然盜賊少女舉起了高跟短靴上的短刀想要反抗仍被一下放倒,背朝地倒下的少女只能無助的看著進逼的哥布林首領,只見牠舉起了右腳……


    便狠狠的將匕首踩進少女的蜜穴中。


    「阿啊啊啊啊!」


    哥布林首領很快便發現了有些許血液滲出了少女的蜜穴。


    「哼!用自己的武器破處的感想如何啊?人類的盜賊少女。」


    「你啊啊啊!哼…混帳!」


    「似乎是還有力氣嘴硬?那在來一下好了。」


    哥布林首領右腳隨即發力,而盜賊少女只能發出無邊的慘叫。


    「現在就先不要理那個金髮的弓手,先來處理妳的問題吧。」


    哥布林首領抓住莉莎的白絲美腿,順手脫去那只帶有短刀的高跟短靴,解開了穿過少女下體的繩索後拔出了那把匕首,刀鞘的前端沾滿了少女的淫水與血絲,隨後怒挺牠的肉棒朝莉莎的蜜穴狠狠突進!
    「嗚喔喔喔哦!不要…啊!」


    「哈哈哈哈!挑戰地下城失敗于是被怪物輪姦受孕,這不是與妳很相襯的結局嗎?」


    莉莎被幹的嬌小的身軀一陣亂顫,巨大的肉棒從她平滑的小腹頂起,發出劇烈的聲響,撞擊子宮與摩擦穴壁的強烈快感讓她幾近無法思考。


    「嗚嗯!喔喔!哼嗯!」


    莉莎被哥布林首領插的雙眼圓睜,不停的嬌顫著,哥布林首領此時興奮的舔食少女的乳頭,手指還用力擠捏少女早已翹起的乳尖。


    「嗚喔喔喔哦!」


    「哈哈,要射了!好好體驗怪物受精的感覺吧!」


    「不…喔喔!」


    哥布林首領抽插過後也爽到了極點,異常猛烈的將大量白濁滾燙的精液射入了莉莎的子宮,甚至還噴濺出來。


    「嗚嗯嗯嗯嗯!嗯!」


    少女被射的全身縮起,仰起頭來大叫,雙腿在長時間緊繃後無力的放開,大開著雙腿將整個蜜穴暴露了出來,白濁的精液從她的白絲大腿間流淌而出。


    「哼,之後每天這樣的工作都會等著妳,敢殺了我那幺多同伴就給我好好的生回來!妳最後祈禱有妳的同伴幫妳分擔工作,不然未來等著妳的可是無止境的受孕啊!」


    「嗚嗯嗯嗯!哼嗯…誰……誰會做你們這群怪物的母體…嗯嗯嗯!」


    話都還沒罵完的少女被哥布林首領一腳踩住小腹,剛才射在子宮中的精液瞬間噴飛而出,也讓欲要回嘴的少女只能在地上扭著身體不停嬌喘,絲毫不能改變自己悲慘的命運。


    盜賊少女被哥布林首領踩得魅叫不停,此時前去追擊菲娜的小鬼哥布林已經回來向哥布林首領報告沒能追上的事實,哥布林首領只是搖搖頭示意牠們把盜賊少女的東西收好,隨口向莉莎道:「妳也聽見了吧?很不幸妳的同伴成功逃走了。也就是說我們的小盜賊要負起兩人份的工作了。是不是很期待啊!妳這淫蕩的小騷貨。」


    「但那個先不急,要讓妳上工還有些事好做。」


    哥布林首領說完便拉起了剛剛幾近失神的盜賊少女,只是才剛被幹到高潮的莉莎此時根本站不穩,何況她還缺了一只靴子,大腿與膝蓋仍被綁死的銀髮盜賊根本不能平衡兩腳近7公分的高低差,搖晃著身子一副隨時會跌倒的樣子。


    「啊,忘了。」


    一旁的小鬼哥布林機靈的減起了少女剛被脫去的高跟短靴,在卸除短刀後重新套回去少女的白絲長腿上。


    哥布林首領拉著繩子穿過莉莎仍在流淌精液的蜜穴,又檢查了下次大腿與膝蓋的繩索是否牢固,感覺還不放心便取出皮製的項圈套在盜賊少女的細頸上,哥布林首領故意勒的很緊,弄得少女幾乎無法呼吸,才滿意的用繩子穿著莉莎的項圈與蜜穴,一邊拖著少女行走。


    莉莎一邊想著菲娜是否順利脫逃,一邊被牽引著走向了上方的祭壇,上身嚴密的緊縛讓少女快要無法呼吸,而下體則被繩索緊緊勒住,隨著少女的行走,粗糙的麻繩在柔軟的蜜穴裏不斷摩擦,不斷滲出的淫水混合著精液沾濕了綁住下身的丁字褲繩,少女的下身整個氾濫成一片,淫水滲著白色絲襪的空隙蔓延少女的大腿,滴答滴答的水滴聲清楚的傳開在地下城的通道上。


    「餵你看哪沙斯,這個騷貨在用藥之前就如此淫蕩了,看看那水啊!」


    「是啊…首領,已經沿路滴一地了,居然會因爲區區繩索而發情,真是淫賤的婊子。」


    「你…你們!嗚嗚…嗯哼……哈…」


    被幹的渾身無力還被綁住大腿與膝蓋的莉莎嚴重的拖累了整個隊伍的速度,何況她腳上還穿著6公分高的高跟短靴,只能一晃一晃的慢步行走,而下意識夾緊的大腿更是嚴重刺激了少女蜜穴中的股繩,如今又便哥布林首領用力一拉,盜賊少女頓時達到了小高潮。


    「嗚喔~」


    想像中的大力快感沒有襲來,哥布林首領只拉了一次繩索,少女濕潤的蜜穴中分泌了更多的淫水,但是卻沒有進一步的刺激,原先低頭的少女略顯失望的看了看哥布林首領,杏口微張發出炙熱的吐息。


    「怎幺了賤貨,是不是想去了?」


    「哼…嗯……才…才沒有,沒有發情…更!嗯…別說是…高潮了。」


    銀髮少女一邊做出無謂的回嘴,身體卻發出誠實的喘息。


    在莉莎徘徊在高潮邊緣無比痛苦之際,隊伍終于來到了先前的黑暗祭壇,這屈辱的路程用了近20分鍾,少女的白絲大腿已經整個被自己的淫水浸濕,等哥布林首領一放下繩索後便無力的半跪在地,大量的淫水順治併攏的大腿流洩而下,沾溼了祭壇前的土地。


    用淫蕩的蜜液沾染汙穢的祭壇,這是最相襯的景象了,不是嗎?
    混亂勢力的祭壇會提供怪物黑暗的力量,會給黑魔法師混沌的魔力,會給邪教徒墮落的信仰,祭壇只有這些功能嗎?當然不是,正如秩序勢力的教堂會提供淨化邪惡的聖水,混亂的祭壇當然也會提供相應之物。


    黑泥,也被稱爲世界之毒。


    哥布林巫師沙斯正在調配黑泥,這製成的藥劑會讓女性更容易被怪物受孕,也能提升産出後的怪物品質,能夠最大限定的利用有限的黑暗力量,前提是有能夠接受的母體。


    而此時,我們的銀髮小盜賊莉莎就是未來怪物的母巢。


    已經意識到接下來會遭遇如何對待的盜賊少女企圖重新打起癱軟的雙腳,然而不論是接近耗盡的體力還是哥布林對她美豔雙腿的綑綁都讓她的掙紮只是徒勞無功,少女只能無助的看著哥布林巫師舉著藥水來到身前……


    「不…不要……」


    「哼!當妳動手殺死我們的同伴是應該是不會說不要的吧?給她灌下去,通知其他的弟兄,除了警戒的之外都過來,給我狠狠的幹她,只要不死一切隨意。」


    「嗚嗯!啊哈!好熱!不要!肚子…肚子在燒啊啊!」


    哥布林巫師灌完藥劑後莉莎便感覺全身一陣火熱,盜賊少女半閉著魅眼開著杏口大聲的叫喊著,胸前的小肉包起伏不停,她用力挺起自己的白絲長腿,頓時感覺到蜜穴一股刺激,淫水不斷的湧泉而出。


    這對剛剛才趕到的哥布林戰士而言無疑是做好的媚藥,只是牠只是捏起了兩個祭壇旁的乳環,用力的穿過莉莎的嬌乳。


    「礙啊啊啊!」


    盜賊少女一邊發出嬌喘,一邊令一名哥布林戰士便抽插了長鞭,牠先將少女的細頸用繩套套緊將少女吊在半空,僅僅只有高跟短靴尖能夠點到地面,在將那沾滿愛液的白絲長腿一圈一圈緊緊捆好,此時剛才那名哥布林戰士也在乳環上穿好了鐵鍊。


    盜賊少女的皮甲早已被脫去,現在連百褶短裙也被解下,雙手反吊著胸口也被嚴密的束縛,全身只穿著白色長過膝襪和藍色高跟短靴,白絲美腿被筆直併攏著用一道道的繩子捆在一起,盜賊少女還要努力墊起腳尖以緩和脖子的不適,雙腿微微顫抖的姿態令二名哥布林戰士興奮不已,于是牠們決定大力揮出手中的皮鞭。


    啪!啪!啪!的鞭聲響起抽的莉莎一陣亂跳,但很快她便爲此嚐到苦果,粗糙的繩套緊勒著她的細頸,而不斷被拉扯的乳頭則讓少女一直無法穩定身形,被繩套勒的窒息,無法呼吸的少女不斷做垂死的掙紮,看見強大的冒險者盜賊如今生命操之在弱小的哥布林上的慘狀,哥布林戰士扔下手中的皮鞭抱住少女的蜂腰怒挺起肉棒便朝濕潤的蜜穴一陣猛幹。


    剛剛還扯著乳鍊的哥布林戰士則拿起了鞭子,不等少女感覺乳首壓力一鬆,便朝莉莎的胸前一陣猛抽!
    「嗚喔!啊啊,嗯哼…啊哈!」


    少女的嬌乳在半空中一陣亂跳,乳環與鐵鍊互擊發出清脆好聽的聲音,此時蜜穴的抽插也來到了最後的階段,被幹的雙腿發軟的盜賊少女全身的重量都繫在脖子的繩套上,少女被勒的雙眼翻白,被哥布林戰士幹的一陣陣嬌顫。


    「嗚喔喔喔喔!」


    「嗯嗯嗯嗯!哼啊啊!嗚…」


    哥布林戰士射出了白濁的精液順著剛被抽的殘破的絲襪往下流,此時哥布林才鬆了下繩套,被吊起的盜賊少女下體突然噴出一股淡黃色的尿液,順著她白色的絲襪流淌到地上。


    「喔啊…嗯哼……」


    銀髮少女全身無力的攤在地上,周遭一片狼籍,下體跟一雙美腿都沾滿了哥布林的精液,但更多的是少女自己的淫水與尿液,宛如汙穢的人偶。


    「那個婊子被幹到失禁了!」


    「是啊,這賤貨搞不好很有當肉便器的潛力喔!」


    「看那淫蕩的賤樣也知道,一定是生來當便器的料啊啊!」


    莉莎已經無法對哥布林的淫語展開反駁,畢竟衆多的小鬼哥布林已經圍在少女身旁將剛剛手淫以久的肉棒朝銀髮盜賊噴出,少女被淋的全身精液,白濁的精液順治她亮銀的髮絲滴下,沾染了少女如人偶般精緻的臉龐。


    突然少女小腹開始攪動,隨後是肉眼可見的突起,哥布林隨即解開綁住少女雙腿的繩索,讓她雙腳大開。


    「嗯嗯,而且還是能夠生産的便器呢,那幺妳日後的工作又多了一個了,妳就好好的成爲母畜生産便器吧!哈哈哈哈!」


    「啊啊啊!」


    在黑暗力量的影響下怪物的孕育速度非常的快,沒多久便高高鼓起,莉莎嬌小的子宮被撐大數倍,但在藥劑的影響下卻讓她産生了莫名其妙的快感。


    「啊哈哈?肚子…好漲,但是……嗚喔喔喔喔!我的身體……啊啊!要…要出來了!」


    一旁的哥布林感覺把莉莎的雙腿分開,盜賊少女反弓著身體不斷的痙攣著,一大股淫水噴濺出來,隨後擠出了一個綠色的小腦袋。


    「嗚啊啊啊!還有!還有!都出來啦!!!」


    銀髮少女用力擠出了剩余的小哥布林,隨即全身癱軟,高強度的戰鬥,緊縛與強姦高潮徹底的奪走了莉莎的全部體力,此時盜賊少女腦中一片空白,彷彿就要這樣昏死過去。


    「睡妳媽逼啊!妳個騷婊子!」


    哥布林用力的扯了少女的乳鍊,連結敏感帶的刺痛直接拉回了少女的意識。


    「賤貨!母豬是不用哺乳的嗎?看來妳著婊子連母畜都不如。」


    「嗚嗯…別…不要……拜託放過我,真的,是真的沒體力了……」


    「沒用的東西!趴著跪下!」


    「嗯哼……別」


    新生的小哥布林不能碰到少女的胸口,于是哥布林戰士便讓銀髮少女跪坐在地,並將她的小腦袋往地上用力按,使莉莎的胸口自然垂下到能讓小哥布林喝奶的高度。


    穿著鐵環的雙乳如今微微滲出乳汁,不用說也知道是暗黑力量都改造,哥布林戰士一邊踩著莉莎的背部一邊監督她給小哥布林餵奶。


    剛生産的小哥布林有六只,然而少女只有兩個乳房,必然有喝不到的小哥布林,牠們拉扯著少女的乳鍊,讓少女費了半天才完成所有的哺乳。


    剛喝下母乳的下哥布林開始快速的成長,幾乎都和小鬼哥布林差不多高。


    「喔,幼體便這幺大嗎?看來成年會有一米多呢~」


    聽著週圍的哥布林對她的「生産成果」品頭論足,莉莎便感到一陣哀傷,自己只能永遠成爲這群怪物的母畜,一輩子高潮受孕嗎?
    盜賊少女,喔不此時應該被稱爲母畜少女的莉莎睜大著眼睛默默的流淚,但清澈的淚滴無法洗淨滿臉的白濁,只是交織出少女悽慘的處境罷了。


    銀髮少女已經調整好了休息的準備,可是剛剛才被大殺特殺的哥布林很顯然沒有要放過她的意思,一名哥布林戰士提起了莉莎的後頸。


    「等等…我已經……」


    「既然不能生産就要做出其他的價值!哥布林不養廢物的母畜,妳就充當便所來換取精液跟尿液當作糧食好了!」


    「你…嗚這不…啊!」


    少女很快的被拖行至一旁的淺坑,她背靠著牆壁雙手向上併攏捆住,將少女纖細的白絲長腿拉過肩膀吊起捆綁,蜜穴全開的成倒葫蘆的淫蕩姿勢,隨即高舉肉棒噴出了白濁的精液,之後還尿了一泡在莉莎精緻的小臉上。


    「賤畜妳要用嘴接啊!不然不是很浪費?」


    「哈哈…嗚嗯……」


    「怎幺?難道是下身空虛嗎?」


    哥布林戰士撿起了莉莎的匕首,用力塞近了少女的蜜穴,還狠狠的補上了一腳。


    「嗚喔喔喔哦哦!」


    莉莎挺起身體全身亂顫的浪叫起來,從下體噗嗤的噴出了一股淫水。


    「哈哈,好好感受著和它的回憶吧!畢竟妳以後已不再是盜賊,而是淫蕩的母畜肉便器啊!!!」


    哥布林戰士一邊說著一邊撒尿,淋了莉莎一身,肌膚,臉蛋,蜜穴與白絲美腿上都是腥臭的尿液。


    「好好工作吧,後面還有不少呢~新上任的母畜便器!」


    「嗚……嗯…哈哈…嗯嗯…」


    而無助的少女只能接受如潮水般湧來的精液與尿液,而這樣的日子還會持續很久,因爲……


    母畜少女總是得把不足的哥布林生回來的,不是嗎?

人人做天天爱夜夜爽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