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2发布:

天天噜日日橹看似清纯的国小老师,其实在床上很骚

精彩内容:

    羽喬是個多才多藝的氣質型國小老師,舉凡古筝、鋼琴、國畫、西畫等都樣
精通,參加過無數的比賽,總是可以得獎回來。這樣的一個才女,在婚姻之路卻走
的不順遂。年僅30的人,已經離婚了二年多,帶著一個才3歲的女兒住在娘家裏。
在她還身懷六甲的時候,她那位長的人模人樣擔任公務員的前夫卻沈迷賭博,欠下
一屁股的債,最後羽喬毅然地選擇了離婚。

        離婚後的羽喬,熬過一段痛苦的低潮期,好不容易才決定重新出發去認識朋友,
後來她就在交友網站設了一個帳號,因此認識了已婚的我。雖然她知道我已婚的身份
,但她似乎也不已爲意的跟我互動著。本來,我們是在交友網站互相留言互動,但不
久就改爲用email一來一往的書信往返。

        一開始,我們都只是交換生活經驗與心情,但同樣很喜歡寫信與期待收信。大概
一個月之後,我就可以感覺到似乎她對我很有好感。我會有這種感覺,是因爲她總是
會在信末,附上一首新詩或古詩,那些都是屬于情詩之類的。雖然她沒明說,我感覺
得到她對我的喜歡。或許那也是她用來試探我的心意的方式吧。除此之外,她的信內
容都寫得很正經,我也不敢冒然的跟她談性的話題,但迎合著她的情詩,我開始會去
說寫想念她的話。我發現不止男生會去試探女生,同樣的女生也會試探男生。

        就這樣通信了2個多月,但我們卻還沒交換過照片。但從羽喬的信件內容與文筆,
我直覺她長的一定不醜,我也開始有想要見她的沖動了。于是我約了羽喬見面,她也
欣然答應了。我們約在中坜她學校旁邊的一家咖啡簡餐店見面一起吃午餐,那個時間
店裏連我在內只有2桌客人。我比羽喬先到,坐在那裏有點小緊張地等著。

        十分鍾之後,羽喬總算也到了,我們都直接猜到對方就是自己要見的人,所以揮
手示意了一下。待羽喬坐定下來,我才端詳了她片刻。羽喬果然是屬于清秀型的美女,
她不豔麗,但就是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很耐看。她笑起來,臉上有二個梨渦,很
是可愛迷人。羽喬身高有163公分,人非常的瘦,尤其那小蠻腰感覺很容易折斷似的。
我瞄了一下她的胸部,判斷不是波霸型的,大概就是B~C罩杯左右吧。

        第一眼的感覺就很好,所以那頓飯吃起來就很愉悅。羽喬對我的印象一定也不差,
因爲我們聊的還蠻不錯的,但話題都只是繞在了解彼此的背景、興趣、想法等上面。第
一次見面之後,我有著想與她交往的渴望了。

        但是因爲我們彼此還沒明示心裏的好感,所以接下來還是不停的彼此試探對方對自
己的感覺。直到又過了一個月之後,我在上海出差,我就在信裏半開玩笑問道:

     「我星期六回台灣,妳要不要來接機啊?」
  
        我沒預料到,羽喬居然直接就答應了。在上海的我,想到星期六就可以再見到羽喬,
我就開始盤算著要如何在這次見面就可以一親芳澤?我心裏也想了一個好方法了。

        那天羽喬穿著一套白色洋裝開車到桃園機場接了我,我上車之後,羽喬問道:

     「小丹,你有想去那裏嗎?」

       我試探性的回答:「昨晚沒睡好,今天早起搭飛機好累喔,如果能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最好了」

       羽喬:「好呀,那去汽車旅館嗎?」

       我心裏竊喜著我的主意成功了:「嗯,那就近找間汽車旅館」

       于是,羽喬就開車到內坜找了間還不錯的汽車旅館。進到房間之後,發現裏頭是張圓
型的床,旁邊還放著一個電動八爪椅,一看就很有床戲的Fu。然後羽喬坐在床邊的沙發上
,我面對著她則坐在床沿上。

       我開口說:「真的有點累了,我可以先躺下來嗎?」

       羽喬貼心地回道:「當然可以啊,你休息一下」

       我說:「穿這一身衣服,不太好躺,妳介意我把長褲及襯衫脫掉嗎?」

      羽喬:「沒問題啊,你脫吧」

        于是我就故意在羽喬的面前,脫到只剩一下一件汗衫及叁角內褲。我有發現羽喬有偷
偷往我鼓起的叁角內褲瞄了一眼。接著,我就鑽進被窩躺了下來,我拍拍我身旁的枕頭問
道:

     「妳要不要過來這裏陪我躺一下啊?」

        羽喬說聲好,就很聽話的上床躺到我旁邊來。這時我改成側躺的看著她,我醉翁之意
不在酒的隨便找著話題跟她聊天,心裏已在想要如何開始發生親密關係?

     我問她:「妳以前有來過汽車旅館嗎?」

        羽喬:「當然有」

        我接著問:「那妳來汽車旅館都是做什幺的啊?」

        羽喬拍了我一下:「你幹嘛問人家這個啦?」

        我笑道:「好奇嘛,算了不問我也知道」

        我接著問:「那妳喜歡看A片嗎?」

        羽喬:「喜歡吧」

        我于是提議著:「我們一起看一下A片如何?」

         喬:「你不是說你很累,要休息嗎?怎幺想看A片呢?」

        我說:「躺在床上,已經算是休息的一種了。再說,我如果睡了,對妳多不好意思啊?」

        沒等她回答,我就去拿了搖控器,轉到一個日本A片台。我沒平躺下來,而是靠著床頭
斜躺著,我伸手去摟她:「妳要不要躺在我懷裏看?」

        羽喬不置可否地就直接被我往身上摟過來了,她倒很溫馴地就窩在我懷裏。到了這地步
,我已經笃定等一下要再進一步,必可以水到渠成了。我一邊看,一邊輕撫著她的肩膀,我
聞著她迷人的髮香,隨著A片的氣氛,我的心跳漸漸加速。

        後來我轉到西方A片台,那時正在進行肛交。羽喬看的有點吃驚地說:「這樣好可怕喔,
一定很痛」

        我說:「妳沒試過嗎?」
     
        羽喬皺眉:「我可不敢嘗試」

天天噜日日橹